勿忘国耻

2019-09-07 01:10栏目:关于我们
TAG: 亚洲城

南京!南京!
 
想必去看这部电影的爱国青年们并不知道这句话是出自于日本军官之口。这并不是国人救亡的口号,不是倭寇反思的悼语,甚至不是军情的陈词。据记载,日军淞沪会战取胜之后,部队指挥层内就是否一鼓作气攻下中国首都意见不一,有持重者主张缓进,但更多的少壮派军官此时正是信心爆棚意气风发,参谋本部会议上,一起高呼“南京!南京!”,这正是侵略者彼时不可一世的写照,用它作为片名,要表达的主旨是什么呢?
 
这部一上映就充满了争议的电影,可以看到它拍得还算用心,演员演得也大多可圈可点,但偏偏我在其中看不到我希望看到的悲壮、反思,抑或哪怕是客观。
 
影片要反映一段真实的历史,这很重要,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对自己国家的历史了解的太少,我见到过不知道文革有几年,甚至不知道新中国哪年成立的八零九零后们,这种比新中国成立更久远的事情,想必在年轻一代中更是知之甚少了,对她/他们而言,日本更多的等于PSP、NDSL,等于流行服饰和彩妆,等于Cosplay同人秀,等于滨崎步宫崎葵山下智久松本润,等于充斥网络的“萌”“控”“腐”“宅”这样的流行词汇来源,等于构建叛逆青春的一切元素。但是很少有人会去想70多年前,几万和今天这些日本潮人同样处于花季的青年男子,在异国他乡以叛逆人性的方式度过他们的豆蔻年华。
 
影片用极具视觉冲击力的方式表现了日军屠杀中国平民的场景,重型武器的扫射之下,人命如草芥般瞬间消散。但可惜我看不到逻辑,导演编剧们试图从集体释放兽性的日军和其中一个天良未泯的下级军官的两种视角来审视这场灾难,但这太过牵强,把后者换作一个随军记者或许更有说服力,而对前者,始终并没有找到解释他们行为的出发点,无论是片中军营嬉戏的镜头、还是阵亡官兵祭祀的典礼,都难以从中看到导演所宣称的人性反思和人文关怀,这支进入南京的部队,从行为表现上和美国大片中入侵地球的外星异形,或是机器人杀手们没有区别,这并不是客观而合理的。一个典型的例子在片中的唐先生“天良发现”,放弃逃难的机会毅然留在南京,下一个镜头就是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这是没有逻辑的,这种情节太像日本的那些圣斗士之类的情节:敌人没有理性,靠近身边就只有死路一条。如果是这样,南京不会再有一个中国人能够存活,就如同一心毁灭地球的外星生物一样。
 
我相信灭绝人性的屠杀真实的在南京发生过,战争是可以异化、扭曲人性的事物,在战火中九死一生,侥幸活下来的士兵,往往会有极度的兽行爆发,无论古今中外,屠城的例子绝不鲜见,往往是攻城前遇到的抵抗越激烈,城破后城中百姓的命运越悲惨,进城的部队也越丧尽天良。蒙古西征如是,扬州十日如是,十字军攻陷耶路撒冷也如是。原因其一在于军队在巨大损失下的强烈报复心理,其二在于城中已经军民不分,且人数远大于入城军队的情势难以和平控制。除了这些因素,是不足以出现大规模屠杀平民的状况的。上世纪初八国联军集体攻陷北京,同样是中国首都,同样也有禽兽般的日本军队,京城平民伤亡并不夸张。而1937年冬天,日军从上海打到南京,一路所遇的抵抗出乎想象,速胜支那已成梦想,这对于崇尚武士精神的日军必然激起了杀戮的欲望,而且在强攻下攻占对方首都,也正是要展示天皇军威的时候,南京残兵与平民混杂,恰恰给日军肆意屠戮提供了良心上的借口。
 
可惜这些逻辑我也没有在电影中看到,银幕上只有几个脸谱化的群体:没有思想的日本杀人机器,束手待戮的南京平民,还有那一小股绿林好汉般的散兵游勇。影片以最后一批南京守军逃窜开始,之后就是日军在一片焦土上对手无寸铁甚至已经满城白旗(片中那个镜头,教堂里几千人同时举手投降,包括那个牙牙学语的孩子举手的特写)没有节制的屠杀,六朝古都仿佛游离于历史、地缘背景之外,这样的“历史”写照是难以让观众有共鸣的。一部试图让一个,或是两个民族以史为鉴的片子,偏偏忽视了历史,只把浓墨重彩都给了视觉刺激的画面,甚至都给了几个明星的表演,未免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事实上,在日军进城前,为期一周的南京保卫战,战况惨烈,守卫南京的十万军队阵亡过半。据说,1937年11月底,蒋介石向苏联求援,苦待援兵不至时,会同将帅拜谒中山陵,问左右谁可担当保卫国都重任,一时竟无人请缨,蒋大怒道,我自来守城,我殉国后,尔等继之。这时才有一向与蒋不睦的唐生智出头领命,但以当时的中日军力对比,面对虎狼之师,守住南京其实已是不可能的任务,国民党军队并不是闻风而逃,而是在金陵城下死守至势不可回,才在城破前一天大规模溃退的。否则南京守将--著名影星秦汉的生父--孙元良也不至于必须改妆平民,混迹于青楼女子才能侥幸逃脱。1937年12月13日,城破,杀红眼的日军入城追剿残兵,当没有约束的屠戮一旦开始,兽性便不可控制,南京,六朝繁华之地,终于变成人间地狱。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的确,我们,甚至我们的父辈,都没有亲历过那种时局艰难,风雨飘摇的战争岁月,但我们不应该在开着丰田车,看着索尼电视,艳羡着木村、金城们的时候,忘记历史上这个民族曾经给我们祖辈带来的灾难;同时,我们在记取历史的时候,也不应该仅凭个体的所谓人性视角,去建立符号化的历史印象,我相信这是这部影片的失败之处,不必以愤青的姿态把导演归为汉奸行列(看到一篇影评名为《陆川,角川,傻傻分不清楚》),或许这是其人功力见解使然。选择这样一个题材,现在看来未免有哗众取宠之嫌,与之相比,我更愿意推荐2007年美国NBO电视公司制作的纪录片《南京》,或是即将上映的德国影片《拉贝日记》,如果后者不会让我有更大的失望的话。

迅雷上下的《南京!南京!》,算不上太清晰,但足够了,对于残酷与悲哀,没有足以麻木心灵的勇气,是没办法去看清其中的每一个细节的。

    陆川导演在影片中不是在杜撰一个虚构的文学故事,而是在如实地反映重大历史事件,而重大历史事件中的典型人物是要具有代表性的,他应该是整个事件千千万万人物群体的集中反映。可《南京南京》影片中的男主角日本军官角川具有这种代表性吗?
   角川因错杀了躲在厕所中的妇女而连声说:“我不是故意的”,他放走了两位本要枪杀的中国人,他因杀害平民良心受到谴责最后开枪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不要说角川这个富有同情心、富有“人性”的日军军官根本就是子虚乌有,根本就是陆川导演虚构的一个不存在的人物,即便是在南京大屠杀中出现过这种人物,他在整个参与南京大屠杀的5万杀人不眨眼的日军中究竟具有多大代表性?是个例还是普遍现象?在整个南京城被屠城的事件中,究竟要反映出日军的兽性还是人性?陆川导演拿“日军士兵其实也是人”做一部以屠城题材的电影主题,并试图从中展现什么人性的光芒,这不是荒唐是什么?这不是篡改歪曲历史又是什么?
    如果陆川导演拍的是一部自己虚构的题材,想用人道的立场、人性的立场来表现对战争的反思,想表达某种反战的理念,那我可以谅解。但他不是,他是在表现一个众所周知的重大而且真实的历史事件,他口口声声说要还原历史,要如实现再现历史,他用黑白片来表现真实,用肩扛摄影机摇摇晃晃拍摄这种貌似纪录片的手法拍摄,这就更不容许随意篡改历史,因为这会误导青少年,这具有更大的欺骗性。
    陆川说,“我们过去基本一直在哭诉屠杀的事实,我们习惯于把日本兵塑造成妖魔鬼怪。这样的电影我们已经拍了60年了,但没有影响过世界,影响过世界对南京大屠杀这个事件的认同。继续把他们塑造成妖魔鬼怪于事无补。”而我要说,为了影响世界就可以随意篡改事实吗?难道影响世界比历史事件本身的真实性还重要吗?导演用这种美化日军的虚构情节来影响世界,即使对世界有影响,也是用被歪曲了的“事实”来影响,而不是用事实的本来面目影响,这种影响还有什么意义?谁给你的权力用根本不存在也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极其荒唐的“事实”去影响世界?
    电影是一种艺术,艺术源自生活,也高于生活.我不否认当年有反战的日本士兵,但日寇残杀30万中国同胞的事实摆在那里.
   12月13日 日军进入南京城,城内有组织的军事抵抗即告终止,大屠杀即在南京市区及郊区广泛开始。
   12月17日 松井石根大将进入南京,举行进城式,仪式上松井为数日来日军在南京的暴行而流泪,但没有进一步采取有效的约束手段,残杀、强奸、掠夺等行为继续在全市蔓延,并波及到城内的国际安全区。
    一般认为,南京从集体大屠杀到零星的屠杀暴行,至日军入城六周后才最后停止.
    我真的很想请问一下陆导,在这种惨绝人寰的罪行之下,在当今日本政府想极力否认这一罪证的企图之下. 您居然也能发掘出当年这场惨剧中日寇人性的光辉点,并把它艺术化搬上银幕!
    冉冉双幡度海涯,晓烟低护野人家。
亚洲城,  谁将春色来残堞,独有天风送短茄。
  水落尚存秦代石,潮来不见汉时槎。
  遥知夷岛浮天际,未敢忘危负年华。

   影片黑白的色调,亦或说只有黑色,铺天盖地的黑色席卷而来,71年前南京城的冬天,被黑色侵袭,被黑色吞噬。满城流荡的鲜血,不是惨烈的殷红,而是可怖的黑色。

    影片开头,伊田和角川率领四个士兵,小心翼翼的进入塞满中国人的礼堂,出乎他们的意料,数千中国人,在短暂的寂静后,全部举手投降,其中,甚至有不少人双手举枪投降,明显是战败后混入难民中避难的中国士兵,他们有枪,他们手中的枪使日军也感到惧怕,角川逃命般的奔出礼堂,大声呼叫援兵。那些中国士兵双手把枪举过头顶,没有丝毫抵抗,投降了。这使我痛苦地想到《扬州十日记》中所记载的那样:三个满兵提刀擎枪,对这瑟缩在一起的五六十个汉人扬臂高呼:蛮子来,蛮子来!五六十个青壮汉人便跪在地上,如羔羊般任三个满兵从容不迫的一个个砍下他们的头颅。三百年后,历史又一次在黑色中重演。

   影片最大的亮点是陆剑雄率一支残兵做的最后的抵抗。这是在以往描述南京大屠杀的电影中所没有的,这固然展现了国人的不屈精神,但这抵抗太短暂,与影片后半段满城任日军宰杀的哀嚎一进行对比便显得太过无力,更加令人心痛。陆剑雄一句“散了吧”就注定了这支唯一进行过抵抗的残兵投降并被屠杀的命运。士兵们神情坚毅,视死如归,但自南京陷落的那天起,南京数十万守军顷刻溃散,抵抗,只是一个残酷的童话。陆川在接受新浪采访时谈到抵抗这个片段时说过一句话:日军为什么要屠城,那时因为抵抗的太厉害了。抛开这句话不知所以的逻辑,屠城不是因为抵抗,而是不抵抗。狼之所以为狼,是因为绵羊的温顺。

   豆瓣中有影评说《南京!南京!》中中国士兵在被屠杀前高呼的"中国万岁”甚至不如《色戒》中的一句“中国不能亡”。看到这个片段时,我甚至感到有点做作,我们民族的不屈与抗争,并不是仅仅表现在临死前的无畏与被屠杀前的慷慨赴死上。但也不能苛责先辈们,至少在71年前的南京城里,中国是亡了,在精神上,在人们的恐惧中,在人们的求生欲念中,她的军人脱下军装,混入难民中保命,她的人民整齐的排好队,任日军宰杀。

版权声明:本文由亚洲城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勿忘国耻